新时时彩近500期走势图|新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成都圖書館·成都數字圖書館

常見問題
在線留言
客服QQ
微信:cdclibwx
咨詢臺?    028-86130651讀者續借  028-86122628數字資源  028-86129091
返回頂部

成都圖書館——袁庭棟文化書庫 正式開館

2019-02-27 10:38:213857瀏覽量

圖片1.png

        

        2月26日上午, 成都圖書館隆重舉行 “袁庭棟文化書庫” 開館儀式。成都市文化廣電旅游局副局長黃大超、公共文化服務處處長楊曉泉、袁庭棟文化書庫捐贈人,著名巴蜀文化學者袁庭棟、成都圖書館班子成員及譚繼和、何開四、王笛、譚楷、岱峻、王嘉陵等巴蜀學界多位歷史、文化、圖書館專家出席儀式并召開成都文獻中心建設專家座談會。中國文化報、四川日報、華西都市報、成都日報、成都商報等媒體對袁庭棟文化書庫的開館進行了深度報道。

        袁庭棟,著名巴蜀文化研究學者,從事學術研究長達數十年,出版各類著述30余種,多次出任央視與省市電視臺的主講嘉賓,熱心成都城市文化的傳播、保護、推廣工作,所著《成都街巷志》一經出版,便在學術界與民間引進強烈反響,好評不斷。袁庭棟亦是近年來最具影響力的巴蜀文化名家之一。


圖片2.png

        

        “袁庭棟文化書庫”內的藏書、剪報及手稿等資料均來自袁庭棟先生的無私捐贈。書庫藏書共計6233種6453冊,其中以巴蜀文化、成都文化的書籍最有特色,數量共計1154種1211冊,經調查,這一部分的新平裝書種類在成都公私藏書中位居第一。除藏書以外,此次捐贈數量最大的是袁庭棟先生三十多年用剪報方式收集的文化研究資料,主要集中在巴蜀文化和古代飲食文化兩個方面。通過數十年的分類積累,剪報數量數以萬計。袁庭棟先生在寫作《成都街巷志》一書時,可謂天量的豐富資料有不少都是從剪報之中而來。


圖片3.png

        

        成都圖書館非常重視袁庭棟先生此次的捐贈, 量身打造“袁庭棟文化書庫”用于存放捐贈的所有文獻,書庫內設有袁庭棟藏書專架、著作專架、剪報收藏架及展品陳列柜,并特意將“袁庭棟文化書庫”設置在地方文獻部,使書庫藏書與成都圖書館現有2萬余冊館藏地方文獻資源融合,構成較為完備的“天府文化藏書體系”。也希望以袁庭棟先生此次的捐贈為契機,呼吁越來越多的巴蜀學人將他們的文獻捐贈給公共圖書館,為全社會服務,為建設世界文化名城和書香成都貢獻更大的力量。


圖片4.png

        

        未來,成都圖書館將致力打造“成都文獻中心”。該中心將成為研究、傳承、發展天府文化的資源庫、信息庫、智庫。屆時“成都文獻中心”不僅僅是一個城市精神與文化的濃縮,更是千百年來城市變遷的縮影,也是一個城市回首與展望的交界,它可以作為一個城市文化的象征和代表,為成都社會經濟發展及讀者需求服務,也將成為天府文化傳承的新名片、新地標。

        在成都文獻中心建設專家座談會上,各位專家對袁庭棟先生捐書的義舉都表示極大的肯定與贊同,同時也感謝成都圖書館為巴蜀學人提供了文獻傳承的良好平臺。原《科幻世界》主編、著名作家譚楷當即在座談會上積極響應,愿意將自己收藏的從1979年《科幻世界》創刊以來的所有《科幻世界》捐贈給成都圖書館,為天府文化的傳承助力。

 


私家藏書  奉獻社會

        袁庭棟先生對天府文化的保護意識與出以公心的奉獻精神是“袁庭棟文化書庫”建立的基礎。


圖片5.png

(圖1:袁庭棟在書房)

        

        袁庭棟先生不僅在古代文化研究方面造詣頗深,對天府文化的保護與傳承更是盡心竭力。此番捐出畢生藏書,先生之愿有三:一是為避免后人不加愛惜,使書籍星流云散,建立一個專業性的書庫并永遠免費開放,讓這些書籍永遠地真正地發揮作用。二是通過成都圖書館提供有利條件,把自己的藏書供對中國傳統文化和巴蜀地方文化有興趣的讀者使用,為培養新人出一份力。三是在成都起一個帶頭作用,拋轉引玉,讓更多的專家學者也能把他們的藏書、手稿捐出來。

        為實現先生的心愿,而且能更好的傳承與弘揚天府文化,成都圖書館于2018年8月31日正式啟動“袁庭棟文化書庫”的建設工作。

 


袁氏書庫  汗牛充棟

        “袁庭棟文化書庫”藏書全部為有關中國傳統文化的專業書籍(含和專業有關的各種工具書),總數6453冊。據袁庭棟先生回憶,“十幾年前,成都圖書館館編輯了一本介紹有關研究成都的各種書籍、類似古代的《書目問答》或《四庫提要》那樣的書,體例是只收新中國成立以后的研究著作和普及讀物(即圖書館中所稱的‘新平裝’)。他們搞完后要我為書寫點東西。我看了全稿,發現有的書沒有收入,就說有較大遺漏,需要補充。成圖的朋友不相信,說她們是在她們館和省館、川大館作了認真普查之后搞出來的,不可能有較大的遺漏。我就請她們到我家來看。她們來了兩位地方文獻室的熟手。查對之后,發現我在這方面的藏書真的要比三館多出四十多種。所以從這一件事情來看,我的藏書是有一點特點和用處的。”


圖片6.png

(圖2:袁庭棟書房一角)



藏諸名山  傳諸后世

        書籍是人類知識和文化的重要載體,亦是人類智慧的結晶。它能夠突破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實現不同時代、不同地域的知識和文化的傳承、傳播和融合。故而巴蜀文化、成都文化的書籍必然是傳承天府文化的必要載體,保護巴蜀文化、成都文化的書籍就是保護天府文化的傳承。

        袁庭棟先生的藏書不僅價值極高且數量龐大,先生亦言“書多了,一面是喜,一面是憂。喜就不說了,憂的是書太多,連搬家都不敢輕舉妄動,更重要的是我要考慮這些書的歸宿。”

        從私人藏書室到“袁庭棟文化書庫”,從封閉到開放,從個人研究使用到大眾閱讀。書籍的流通、保護、管理等各個方面品質均得到了顯著的提升。也只有這樣更為妥善的保管和利用,才能為天府文化的傳承奠定堅實的保障條件。



借力書庫  弘揚文化

        天府文化的傳承與弘揚,離不開天府文化作品的創作,也離不開天府文化研究學者的支持與重視。

        “袁庭棟文化書庫”藏書不僅浩如煙海,且對研究天府文化而言是極其珍貴且成系統的寶貴“財富”。其中如“中國古代文化”、“巴蜀文化”等類的書籍均非常齊全,可以省卻專家學者在創作過程中花費在資料收集階段的大量時間。書庫落成之后勢必引起巴蜀學術界與民間的強烈反響,自然而然會形成一輪研究天府文化的新浪潮,長江后浪推前浪,將來也必將誕生更多優秀的巴蜀文化作品,對天府文化的傳承與弘揚起到了智庫與資料庫的作用。

        同時,借袁庭棟先生“捐出藏書,拋轉引玉”之言,“袁庭棟文化書庫”的建立勢必帶動更多巴蜀文化研究學者踴躍贈書,據袁庭棟先生反饋“已經有一位我十分尊敬的前輩給我打電話,詢問捐書以及捐后如何保管使用的細節,他說他也在考慮成為成都的第二個捐書者。”故而示范作用引發良性循環,傳承天府文化的基礎將更加扎實。


新时时彩近500期走势图 时时彩遗漏 欢乐斗地主和好友就2人 篮球偷分做局 pk10计划在线 竞彩足球稳定回血 麻将规则教学 永恒彩票 官方时时彩app下载 皇家国际这个平台是假的吗 双式投注是二串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