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近500期走势图|新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成都圖書館·成都數字圖書館

常見問題
在線留言
客服QQ
微信:cdclibwx
咨詢臺?    028-86130651讀者續借  028-86122628數字資源  028-86129091
返回頂部

閱創?玉山畫談丨走近陳子莊—— 一個天才畫家的生活與創造

2017-07-27 16:21:287889瀏覽量

有一些人生來便注定要過一種與眾不同的傳奇生活,甚至在他們過世之后,還不斷地成為人們談論的話題,乃至彌久彌新,新舊印象疊加起來,遠遠望去更加神情飄然,別具獨特的吸引力,至于真相如何,大家是不甚注意的。

 

這時候,被公眾按自己的意愿所改造過的名人們已經成為一種公眾需要的存在,早已不是他們自己,他們一生的奮斗、追求、苦難、欣幸此時已變得毫無意義。想起當年他們曾那么認真地跟生活較勁,面對如此結果,真令人有說不出的悲哀。 


陳子莊先生過世不久,因了各種原因,幾乎一夜之間名滿天下,不但他的藝術創造得到極高的贊譽,其生平行事也因好事者們的口耳相傳,一時間成了中國畫壇內外的熱門話題。


不少見過或沒有見過陳子莊的人也出來謬托知己,大講不知來源的石壺逸事,把個好端端的藝術家陳子莊說成一個濟公和尚似的人物:長年穿一件無袖的破棉襖,隨時被美妙的川酒灌得醉醺醺,且拿起毛筆胡涂亂抹隨手一揮就成一幅好畫,然后又把畫隨便送人。


1.jpg

陳子莊作品《村渡》


其實,陳子莊是一個認真的人,不但生活上認真,藝術上甚至認真到了考究的地步。


他的經歷曲折,個性復雜,但這些都不妨礙他在六十、七十年代那樣困窘的年月里,始終都保持著依現在的標準看也是十分整潔的日常生活,更難以令人想象的是,他居然能在文化大革命舉世狂熱的社會氛圍之中,始終都獨自堅持著真正的藝術探索與創造。


陳子莊的真正經歷比傳說更富于傳奇性,我相信,對他的生平和藝術創造的了解不但可以幫助我們欣賞他的繪畫作品,更能使我們對現代中國藝術家的生存狀態和藝術指向增加同情和理解。


陳子莊1913年生于四川榮昌縣,父親陳增海農忙時務農,農閑時到鄰縣永川瓷碗廠畫瓷碗,也為榮昌縣盛產的紙折扇畫上幾筆,扇商因此可以多賣錢。

 

陳子莊晚年回憶說,當年他幫著父親畫折扇,先將十來把折扇展開,一把挨一把放在桌上,用筆蘸了紅顏色往上灑,再灑幾點綠色,然后畫上枝干,略加點綴,十幾把桃花扇就畫成了。


現在看來,這種成批生產的畫扇法真是“現代”得很,與紐約畫派波洛克的滴彩法有異曲同工之妙。


2.jpg

陳子莊作品《彭山稿》


七十年代初我曾見到陳子莊用這種方法畫大幅紫藤,可惜那幅作品他認為不成功而毀掉了,但從這件事可知陳子莊晚年尚不能忘情于兒時所學得的民間繪畫方法,則他作品中所充溢的勃勃生機,很大程度上也許正是來自民間畫家們所創造的鮮活生動的繪畫樣式的啟示。


陳子莊六歲時在本鄉陳氏祠堂中發蒙讀書,十一歲時因家庭經濟陷入困境,遂為當地寺廟慶云寺放牛,只吃飯,不要工錢。這廟是一座武僧廟,陳子莊也就隨和尚習武,三年之后練得一身武功,尤精技擊之術,十四歲時就在榮昌縣以教授拳術為生了。


這時的陳子莊已長得形貌壯偉,而且武功高強,膂力過人,加之他生性豪爽,又喜歡結交江湖上走動的豪杰之士,因之在榮昌、永川一帶頗負豪俠之名。


十六歲時,陳子莊自認出外闖天下的條件已具備,乃孤身一人,西去四川省會成都,拜在當時成都武術界最具聲望的武術名家馬寶門下習武。


也許是陳子莊血液里天生蘊藏著的文化因子終有一天會被喚醒,也許是成都這個歷史悠久的文獻之邦對青年人的陶淬感染,總之,從現有的資料來看,陳子莊最初結交文化界人士,并有意識地從事文化方面的學習,是從他離開家鄉到成都以后才開始的。


3.png

陳子莊作品《迎春》


從十六歲到二十三歲的幾年間,陳子莊都在成都及附近郊縣活動,這一段時間所接觸的人和事,對陳子莊后來成為一個藝術家發生了決定性的影響。


陳子莊在成都期間,先后從學者陳步鸞、肖仲綸先生讀書,又從南社社員蔡哲夫、談月色夫婦學習書法篆刻,因為仰慕楊滄白(庶堪)先生為人,這一時期他的書法風格也步趨楊先生。

 

1932年,陳子莊十九歲,這年秋天,黃賓虹來四川游歷,在成都期間借寓李天明“一廬”,與老友蔡哲夫、談月色及成都名宿林山腴、畫家沈渻庵等人往來。

 

陳子莊因蔡、談二先生的關系,得以觀看黃賓虹作畫,這是陳子莊第一次有機會親見中國近代繪畫史上大師級人物繪畫創作的實際操作情況,對他的啟示必然很多,也為他中年以后從黃賓虹山水畫法中悟出自己獨特的山水畫風格種下了前因。


1936年對于二十三歲的陳子莊說來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年頭。這一年成都職業畫商開始賣出陳子莊的繪畫作品,也是在這一年,陳子莊以青年畫家的身份,與四川軍閥王纘緒結為至交。


5.png 

陳子莊作品《武陽江》


經王纘緒多次邀請,齊白石終于在1936年的4月從遙遠的北京來到成都,住在文廟后街王氏私邸“治園”中,與成都文人、畫家往還密切。陳子莊因與王氏的關系,得以觀齊白石作畫并當面請益。

 

齊白石富于創造性的藝術表現能力給陳子莊以巨大的震撼,他一生將要經歷的藝術道路的大致方向,其實在這并不很長的與齊白石的接觸中就已經決定了。

 

三、四十年代四川繪畫風氣相當保守,一些畫家僅僅是追摹海派繪畫風格就被目為新派人物,齊白石大筆揮灑濃墨重色的風格令不少畫家瞠目結舌,毀譽均不能贊一辭。

 

也許正是這個原因,陳子莊雖然受到齊白石藝術思想的巨大影響,但當時并沒有立即產生反映,直到差不多二十年后,這種影響才從他的作品中流露出來,可知藝術給人的感動愈深刻,影響就愈久遠。


QQ截圖20170727162858.png

陳子莊作品《蜀山冊》


陳子莊晚年曾講起他初見齊白石刻印時大吃一驚的情形。他說,只見齊白石一手執刀一手握石,先痛快利落地將印面所有橫劃刻完,再轉側印石,用刀方向不變,將所有豎劃刻完,然后在筆劃轉折處略加修整,只聞耳畔刀聲砉砉,頃刻之間印已刻成。

 

陳子莊吃驚之余失聲說:這辦法好。齊白石答:方法要簡單,效果要最好。直到晚年,陳子莊還常常說自己一生從事藝術受這兩句話啟發最大。

 

但陳子莊這時候興趣所在并不僅僅是藝術。正如當年大多數年青人一樣,二十歲出頭的陳子莊對政治抱有巨大的熱情,且又能接觸到四川軍政界上層人物,因此心思并沒有全放在藝術上。

 

1936年到1939年,陳子莊以王纘緒幕僚的身份活動,1938年,王任四川省主席,陳子莊已經接觸到四川省的最高權力了。

 

這時抗日戰爭已全面爆發,中央政府遷往戰時陪都重慶,陳子莊也隨王纘緒往重慶活動。在重慶,陳子莊結識的文化人有學者楊子浦、畫家晏濟元等,又與張瀾先生特別投契,來往密切。


1939年秋,蔣介石密令王纘緒謀殺張瀾、何九淵,陳子莊因與王氏往來,以偶然機會預知消息,急告張瀾離渝得免。追究謀殺失敗的原因,陳子莊有推脫不掉的嫌疑,但因王氏竭力擔保,陳子莊暫時還安全。


6.jpg

陳子莊作品《蜀山冊》


但陳子莊自己并不知道這些,他為了避禍,秋冬之際乘木船沿長江東下,打算出川去參加抗日游擊隊。這一去無異于自承其過,船剛到萬縣,便被守候于此的國民黨憲兵十二團捕獲,押送重慶軍法執行總監部,關入土橋場申家溝監獄。

 

申家溝監獄是國民黨關押重罪犯的監獄,很少有人能活著出去。王纘緒這時已明白是陳子莊泄密,但他在人前仍竭力為其辯解,這一案就此拖延下來,陳子莊在獄中轉眼就是兩年。

 

這期間社會上已風傳陳子莊私放張瀾的事,都認為這是了不起的義舉。1941年春天,國民黨元老石青陽之子、青紅幫要人石孝先聞陳子莊豪俠之名,設法營救出獄,以重金結交。

 

陳子莊出獄后即回老家榮昌縣,此后兩年都在老家活動。1943年,陳子莊三十歲,在榮昌建成私宅“蘭園”,娶本縣富紳張紹卿次女張開銀為妻,作定居之想。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在那個多事的年代,安靜的鄉居生活不是陳子莊這種性格的人所能消受的。


7.jpg

陳子莊作品《青衣江渡口》


就在這一年,陳子莊在重慶因楊子浦的介紹認識了章伯鈞,隨即就加入農工民主黨,稍后又參加民主大同盟,與章伯鈞、張瀾關系密切,此后數年都在重慶周旋,1945年日本投降后,陳子莊更隨張瀾參加國、共兩黨的和談活動,對政治極有興趣的青年陳子莊,這時候已經接近中國政治旋渦的中心了。

 

王纘緒一直對張瀾事件耿耿于懷,認為陳子莊在這件事上險些弄得自己下不了臺。陳子莊出獲后,王借一次見面機會當面質問他為何因一個朋友出賣另一個朋友。

 

陳子莊回答說:你們二位都是我的朋友,你要殺張瀾,我既然知道了自然要救他。如果張瀾要殺你,我知道了也會救你。王聽后大為感動,認為陳子莊真夠朋友,二人和好如初。


1947年王纘緒任重慶衛戍總司令,陳子莊曾在他的部下任職,但實際上,這時陳子莊已與中共地下黨關系密切,后因事被重慶警備司令部通緝,遂回到榮昌,在地下黨領導下組織武裝,搞軍運工作。


8.jpg

陳子莊作品《蜀山冊》


1949年,時局陡變,8月,陳子莊受中共華中局指派去成都,協助王纘緒高級參謀郭曙南做策動王起義的工作,以期達和平解放成都的目的。

 

這時候,國、共兩黨中原逐鹿的大局已定,蔣介石打算在成都一帶作最后的抵抗。12月,劉文輝、鄧錫候、潘文華宣布起義,蔣最后的希望破滅,乃由成都飛往臺灣。12月13日,“西南第一路游擊總司令”、“成都治安保衛總司令”王纘緒宣布起義,成都和平解放。


陳子莊在1950年1月解放軍進城后即到十八兵團聯絡部報到,作策動王纘緒起義的工作總結。同年秋到重慶西南軍政大學高級研究班學習直到1952年底,然后赴合川縣參加土改。


1953年6月轉重慶三山水泥廠當技工,1954年退出農工民主黨,6月由重慶第一區人民政府轉業委員會調至建新化工社任技術員,8月,化工社停工,陳子莊失業。

 

1954年是陳子莊生活的最低谷時期,這一年他四十一歲,已經步入中年,在政治上由最初的熱情變為失望,更進而主動疏離。從青少年時代開始努力掙得的豐裕生活已一去不返,孩子一個接一個出世,家庭負擔日重一日。

 

由政治上的失望導致的人生價值取向的迷失帶來的巨大精神苦悶無法排解,社會各方面的壓力也漸漸聚集起來,走投無路的陳子莊這時甚至想到過自殺。

 

老朋友王纘緒已在四川省政府任要職,經過一番幕后操作,由重慶市委統戰部推薦,陳子莊調入四川省人民委員會文史研究館任研究員。四川省文史館設在成都,1955年陳子莊全家遂由重慶遷往成都。

    

絢爛之極復歸平淡。


10.jpg

  陳子莊作品《山水》扇面


從此,陳子莊才將他對生活的全部熱情都投入到繪畫創作中來,這一年陳子莊四十二歲。此后二十年,他一直生活在成都,生活平淡而安靜,五十、六十年代不斷的政治運動也很少波及到他。


但是,在這種表面的平靜之下,在他的內心,向著藝術創造卻進行著更加波瀾壯闊的奮斗,更加艱苦卓絕的努力。

 

我們之所以知道這一點,不僅是因為他后來在繪畫上取得的巨大成就,還得益于文化大革命中有人揭發他說,陳子莊初到成都時,談話間便流露出要在中國畫壇一掀波瀾的野心。

 

每念及此,我都要為陳子莊在五十年代初期主動疏離政治主流,并進而選擇了一條從事藝術創造的寂寞之道感到慶幸,否則,現代中國畫壇將缺少一位杰出的獨具個性的藝術家,現代中國官場不過多一位微不足道的平庸小官僚而已。


齊白石肯定沒有想到,他二十年前那次短暫的成都之行,最重要的結果就是催動了陳子莊內心藝術種子的萌發,而現在這顆種子要準備長成大樹了。


陳子莊定居成都后潛心研究大寫意花鳥畫,以齊白石畫風為突破口。


他在齊氏沉雄豪健的筆法之外,參以變化多端的書法用筆,又在齊氏墨、色分離的技法之外,更參用吳昌碩墨、色融匯的技法。因此,陳子莊最初學齊氏風格,即較齊氏更顯靈動飄逸。


9.jpg

 陳子莊作品《山水》扇面


陳子莊深知傳統繪畫造型模式陳陳相因的惡果,他放棄了大多數中國家以前人廢銅爛鐵回爐重鑄的辦法,下大功夫入山采礦,直接到生活中去感受,提煉自己的花鳥畫藝術造型語言。


自從他潛心研究繪畫以來,數十年間速寫本不離手,幾乎是走到哪里畫到哪里,觀察、體驗、記錄與創造都融匯在那枝不停揮寫的速寫筆下,他花鳥畫中那些與眾不同獨具個性的藝術造型,就這樣一點一滴地在他艱苦卓絕的努力之下慢慢地積累起來。


四十年代在重慶,陳子莊與葉淺予有過交往,他曾震驚于葉氏速寫的神奇,那種對于物象的高度概括能力,對于物象體感、質感、量感的簡練的藝術表達,都曾深深地打動過他。


但陳子莊揀起葉氏的速寫,目的卻并不在速寫,他的目標很清楚,他不過是用速寫這種工具在為自己的中國畫創作準備材料。


后來不少學西畫出身的畫家見到陳子莊的速寫稿都嘆服不己,甚至認為他對于物象準確凝練的把握,對于線條質量的控制、藝術造型的豐富與生動、生活氣息的濃郁和觀察的細密,都遠在那些專業從事速寫創作的人們之上。


陳子莊繪畫的個人面貌迅速形成。


QQ截圖20170727163149.png

陳子莊作品《桃花》


1959年,開始以“南原”筆名在成都報刊上發表作品,1961年,四川省文化局美工室在成都人民公園舉辦包括陳子莊在內的成都五位畫家作品聯展。1962年,陳子莊赴劍閣寫生返回后在四川省文化局美工室舉辦“劍閣寫生畫展”。


至此,陳子莊在四川繪畫界的聲望已經確立。1963年,陳子莊當選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四川省委員會委員。這一年,陳子莊五十歲。回首前塵夢影,陳子莊作《五十自壽詩》二首:

      

         行年五十不知非,喜聽游揚怕聽誹。

       日食三餐發盡白,終成腦滿并腸肥。

  

       行年五十應知非,萬事粗疏難見微。

       瞎我一雙黃狗眼,至今能不思依依。


沒有人能夠知道,五十歲的陳子莊究竟在想些什么。

 

(未完待續)

13.png


走近陳子莊(二) —— 一個天才畫家的生活與創造  鏈接http://mp.weixin.qq.com/s/RRmhbwJjNTtISSitB1peEQ

走近陳子莊(三) —— 一個天才畫家的生活與創造 鏈接http://mp.weixin.qq.com/s/vKRHC4Du64m-D_cgc9ezKQ



新时时彩近500期走势图 同花顺棋牌下载 众享游戏坑人吗 重庆全天时时人工计划 鸿云娱乐招商 36选7选号技巧帮我选号 pk10技巧冠亚计划 河南福彩22选五9135期 ag漏洞我赢几十万 福彩3d包胆是什么意思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网站